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官文苑
让生命绽放温情
发布日期:2017-08-14字号:[ ]

    ·结 缘·

  有一间心灵的密室,其中藏着我们年少时的全部珍宝,可能会有一次纯属偶然的机缘巧合,碰对了密码,于是密室开启,我们重新置身于从前的岁月。

  《活着》就是这个密码。

  小时候的我,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典型的留守儿童,倒也不觉清苦,好在爸爸妈妈离家不远,个把月回家一次,小别离带来的巨大喜悦足以抵消素日不能陪伴的辛苦。和爷爷奶奶在家,每天晚上坐在黑白电视机前,准时准点期待电视剧《福贵》的播出,谈笑青年时福贵的潇洒,和他地主父亲的油腔滑调,姐弟三人笑的前仰后合;感受福贵一家人在遭遇重大变故时彼此不离不弃的温馨;哀叹福贵身边的至亲相继离开他,只留他孑然一身,空剩孤独与凄凉……那时,并不太懂故事背后的深层涵义,只是单纯地跟着电视情节一起笑一起哭。之所以如此清晰的留在脑海里,大概还是怀念祖孙几人温馨地团坐在一起共同分享一个故事的感觉,尤其是在爷爷过世后,电视剧《福贵》的画面连同少年时的记忆更是弥足珍贵,永远珍藏在心里。

  《活着》是作家余华的经典著作之一,听闻已久。偶获《活着》即翻开书页,里面竟然也有一个福贵,是我记忆中那个福贵吗?越往下读,人物、情节越是相似,心中满是喜悦,我敢确定《福贵》就是根据余华《活着》拍摄的电视剧。期待不已,舍不得放下书,一口气读完,一来是拜读期待已久想看的书,二来再借《活着》回忆祖孙同乐的珍贵画面。

  ·相 识·

  《活着》是作家余华的经典代表作之一,作者也因这部小说荣获意大利格林扎纳·卡佛文学奖、法兰西文学和艺术骑士勋章。

  宁心净神,让我们一起走近作家余华带给我们关于《活着》的故事。

  年少的福贵是地主儿子,人称阔少爷,“走路时鞋子的声音,都像是铜钱碰来撞去的”。他没有等级观念,虽是阔少爷,却和佃农、佣人有着非同寻常的和谐关系。成年后,娶了贤惠漂亮的米铺掌柜女儿家珍为妻,幸福甜蜜。然而人往往在满足和拥有中堕落,福贵也变得焦躁不安了,尤其在心有所图的赌徒龙二诱惑下,烟花柳巷、赌场更像无形的磁场,令福贵一步步深陷其中。他不顾孕妻深夜摸黑跑到赌场的苦苦哀求,输掉了全部家产,从此一无所有。叹息之余,不由感叹人生换位的易,福贵不再是富少了。此时,妻子家珍对他依旧是不离不弃,没有怨言,相反她说福贵这下是要长大了。女儿凤霞依旧是乖巧可人,她还小并不知家里的变故意味着什么,在搬出原来的大宅子之后,依旧在狭小简陋的屋子里找到快乐,追着福贵后面嬉笑着喊“爸爸、爸爸”。地主父亲也没有像平日里那样大打出手,相反很是平静。其实,人表面的平静是虚伪的,人内心的惊涛骇浪才是真实的,福贵父亲的死恰恰给了我们这样的启示。

  家庭重大变故的悲伤气氛还未退却,又增加了一份妻离之痛,家珍之父不忍女儿过这般苦日子,加之素日瞧不上福贵浪荡不羁的模样,锣鼓声张地接走了女儿,带着福贵未出生的孩子。福贵木讷了,哑然了,没有说一句话。他的内心应该是自责的吧。福贵看着妻子走了,默默耕种着租来的五亩地,他要养活一家人。人往往在容易活的时候不安分地活,而在难以活下去的时候又要竭力地活下去。福贵学会了耕地,看着曾经是是地主太太而今突然年迈的老母蹒跚在旁,福贵心中也许很痛;看着伶俐的女儿凤霞,福贵也许在狠狠地咒骂自己。

  人一旦真实得活着,那不真实也变的真实了。

  当妻子家珍带着儿子回来时,他简直不敢坚信自己的眼睛,昔日里被自己痛打痛骂的妻子竟站在门前,带着那份执着的微笑。此时的福贵历经苦难变得成熟,他开始变的疼爱自己的妻子了。他们的感情不再是奢侈的形式,而是情深似海的患难夫妻,为了一家人活着。

  从前是地主太太,所有闲杂琐事皆有佣人伺候左右,如今终日辛苦劳作,福贵母亲不胜劳累卧病在床。于是福贵进城请大夫,未想大夫没请到却被拉去当壮丁,福贵欲逃不能,看着离家越来越远,福贵越来越感伤,再一次经历生离死别,尔后彻悟人生。在战火纷飞时,福贵更想活。之后遇到解放军,他幸免回家,看着那依旧的茅草屋,福贵感到从未有过的亲切。看着眼前的一双儿女,福贵才真正体会到活着有多么的重要。眼泪是思念的载体,是欢欣的背面,是情意绵绵的流淌,夫妻两人劫后余生相逢是让人感动的人生场景。然而命运似乎并不赞赏福贵的坚强和勇敢,无情地夺取了儿子年轻的生命,看着静静躺在病床上的儿子,福贵的坚强被失子之痛冲磨的所剩无几了,但福贵还在活着。随后的几年里,媳妇家珍劳累过度得了软骨病死了、女儿好不容易找到归属却也因难产致死,女婿二喜忠厚老实也在做工时发生意外死了,唯一的外孙因饥饿猛吃煮豆子也被撑死了。呜呼哀哉!所有亲人相继离去,留下了他孤身一人。福贵继续活着,因为他还有老牛,他把思念全都寄托在牛身上。人就是这样,在没有任何人可倾诉、可明白的状况下,他往往将感情转移到他物,人是情感动物,再怎样受打击,也磨灭不了他真实的性情。

  ·感 悟·

  《活着》里的主人公福贵经历的一切的一切,到了晚年孤苦一人只有一头老黄牛陪着。我不能说这样的福贵的是幸福的,甚至他这般活着是否有意义我都不确定,但是福贵只能活着,并且好好的活着。

  “人为什么而活着?”这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更是一个众说纷纭而没有结论的话题,余华这样说:活着是生命本身的要求,也是活着的人的最基本的目的,而不是为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活着就是这样一种自然而然的过程。

  “活着”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我们只能一点一点的去忍受,去担负起生命赋予我们的职责,在经过一次又一次地披荆斩棘后才寻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朵幸福之花。而是否幸福,不在于你所处的环境,而在于你所营造的心境,是否幸福,不在于你拥有了什么,而是在于你内心感觉到了什么。做事遵循于本心,幸福就能够很简单,幸福的内心才是成就我们幸福人生的主体。

  此刻的我们似乎都处于这样一种状态:一直在忙,一直在往前赶,以为拼命赶路的我们会在某个终点获得幸福。于是在这种不能停止的追求当中,我们深感疲惫,却一向不曾追到我们希冀中的幸福。生命本就是一个过程,如果我们只是匆匆忙忙、平平庸庸地追求幸福,然而却忘却了生命中的点点滴滴,那么我们是否幸福,都早已没有了感觉。因此当你不停向前奔跑的时候,适当慢下来,欣赏沿途的景和人,用心感知生命的温情和活着的意义。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