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官文苑
真相
发布日期:2017-09-07字号:[ ]

  张宝贵是我的当事人,开庭时我第一次看到他,黝黑的皮肤,敦厚的农民长相,给人第一感觉是一个老实本分的人。他因欠别人21万元而被告上法庭。

  原告王晓燕,40岁左右,虽然也是农民出身,一身连衣裙,着装打扮已与城里人没有区别。因张宝贵欠她21万元而诉讼到法庭。

  开庭当天,王晓燕手持欠条、银行汇款,可以说铁证如山。而张宝贵满腹委屈,一口一个“小燕子啊,你要有良心啊!我对你这么好,为什么给我下套呢?”

  王晓燕一口否决:“你别表演了,想想什么时候还钱吧!”

  法律靠证据,法官也要讲良心。凭着职业敏感性,我知道这个案子并不是那么简单。我想,先休庭吧,要求原告补强证据,限期被告提供相应的反驳证据。

  第二天,王晓燕向我递交了银行流水。

  第三天,张宝贵约见我,他愿意讲明整个案件的事实真相。他说,他是荷藕种植专业户,在当地小有名气。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遇到了王晓燕。王晓燕主动提出,请他帮帮忙挣点钱花花。由于王晓燕的老公在外跑供销,所以两人走得越来越近。为了今后美好的生活,两人以王晓燕的名义在银行开户,并往卡里打款,卡里款项高达21万。

  春暖花开,踌躇满志的张宝贵承包了几十亩水田。张宝贵急用钱,要取卡里的钱,王晓燕说:“我怎能对你放心,你变心怎么办?必须打个借条心里才踏实。”张宝贵没多想,真的打了借条。不巧的是,荷藕收成很不好,价格又大跌,张宝贵亏惨了。王晓燕是个有心机的人,变了心,跟张宝贵要钱,现在竟然告到法庭。

  复庭了,原告拿出了银行存款流水的证据,被告提出他经常一起与原告到银行存款。被告又提出他曾经存款4万到账户,原告反驳他陆续从卡里取款4万。

  作为案件承办人的我,同样同情弱者,张宝贵讲的故事确实很有可能,但毕竟事实要有证据支撑。

  我多次询问张宝贵,你有证据给我吗?他说:“我做的事能大张旗鼓宣传吗?  我太冤了!法官大人,要相信我啊。”

  下判之前,我问张宝贵还有没有线索,他说确实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得判决被告十日内偿还原告欠款21万元,张宝贵不服上诉。也奇怪,这次我并不担心案子被上级法院改判,如果被告真能找到有力的证据,其结果更是我追求的,那一定是客观事实。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